学生园地

创作随笔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- 学生园地 - 创作随笔

烟花赋

发布时间:2022-04-21阅读次数:

         2020级  高三(2)班  房子鑫

    壬寅新春,余与友环水而游,天高气朗,风萧叶动,轻波漾水,行舟数点,少倾,钩月当空,星辰满目。此新年之景也。

    俄而东风夜放,花开千树,其花也,金者、银者,流光绚烂;青玉者,琉璃者,雍容高洁。似星也。叹游人之伟怀,烁星月之奇辉。囷囷兮若鹊桥之仰望,而不知何所在;茫茫兮若银河之泊舟,亦不知何所归。

    友人叹曰:“彼烟花者,其不似吾辈之身乎?”对曰“何谓其然也?”友人曰:“长然默寂,一朝绚烂。此非烟花之用乎?绽之夜下,而顷刻间湮灭者,此非烟花之须臾乎?良辰佳节,烟花之耀于是日者,不过衬佳节也,止一瞬尔,而归于尘土矣,其非吾辈乎?追忆当年,秦皇汉武,唐宗宋祖,君临天下,功高而业伟者,而今安在哉?既王侯将相如此,其如我辈何?”

    余默然,倚阑临水曰:“子若知‘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’之词乎?虽功业之就,不只人力,而有天时,诚然。但追王侯将相之功业,于我辈之不能;击现实之浪潮,亦不可乎?况伟业之未就,其于我也,可辞为?”

    友人怅然,眺远方,目彼岸。良久,曰:“余少时,望彼岸之伊人,觉远而不可即也,而今乘舟绝水,忽觉彼岸已至,乃觉去伊人千里,渺邈而不见也,惊觉桂棹朽烂,恍若隔世,独漂泊无边之海也,彼烟花者,虽有火树银花之盛,瞬尔寂冷者,不似吾之身也?”

    余笑曰:“盖此伊人者,汝之志也,汝少时,虽去伊人千里,然涉世未深,觉绝江河之难也,而后乘棹绝水,渐觉力足,乃视彼岸或已至矣,然历观古今,渐明世殊事异,疑初心之所在,故突觉伊人之渺邈。吾谓来者,可知之不可知也。夫人之于世,止沧海之一粟尔,粟米之浮沉于沧海者,其迹也可寻乎?不可矣。或风平浪静,则无向漂泊;或浊浪滔天,则翻卷无至也。此不可知也。夫春风润则万物发,秋风瑟而霜叶落。雷雨骤而云虹见,曙光明而日将起者。此可知之事也。故来者之事,不止在天,当把握事理,励精图强,而追求无止,则可寻得伊人之真也。余观众生,虽多不能名照汗青,然世事之兴衰,全在乎众人,不可沽名学霸王,但应乘舟梦日边耳。”

    友喜,欣然而望。行人依旧,华灯通明,不觉烟花落尽。